<i id='kttw'></i>

    1. <i id='kttw'><div id='kttw'><ins id='kttw'></ins></div></i><acronym id='kttw'><em id='kttw'></em><td id='kttw'><div id='kttw'></div></td></acronym><address id='kttw'><big id='kttw'><big id='kttw'></big><legend id='kttw'></legend></big></address>

    2. <tr id='kttw'><strong id='kttw'></strong><small id='kttw'></small><button id='kttw'></button><li id='kttw'><noscript id='kttw'><big id='kttw'></big><dt id='kttw'></dt></noscript></li></tr><ol id='kttw'><table id='kttw'><blockquote id='kttw'><tbody id='ktt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ttw'></u><kbd id='kttw'><kbd id='kttw'></kbd></kbd>
    3. <fieldset id='kttw'></fieldset>
      <dl id='kttw'></dl>

          <span id='kttw'></span>

          1. <ins id='kttw'></ins>

            <code id='kttw'><strong id='kttw'></strong></code>

            新聊齋故事:獸妻

            • 时间:
            • 浏览:47

              丁仕真還在襁褓之中的時候,就曾有術士預言日後他將會娶獸為妻。當時丁父氣得差點兒沒將這個算命的人用大棍子打出去以丁傢的名望、財勢,怎麼會讓自傢的獨子娶一個獸婦?為此,丁仕真不到三歲,就已經定下瞭一門親事,女傢也是本城的世族,兩傢約定,等丁仕真十七歲的時候成婚。

              誰知離丁仕真十七歲生日還差一個月的時候,未婚妻卻忽然得瞭暴病去世瞭。這一下丁傢二老不由就想起瞭十七年前那個不祥的預言難道兒子真的要下婚於毛族這還瞭得!忙張羅著招瞭媒婆來為兒子做媒。但說也奇怪,每次議婚,不是和女方的八字不和,就是好不容易定瞭親事女方就急病身亡。漸漸城裡便開始起瞭謠言,說丁仕真的八字太硬,要克七房妻子,嚇得誰也不敢把女兒嫁到丁傢去。

              丁氏二老為此日愁夜憂,丁仕真不知算命先生的那個預言,所以倒是不以為意,見父母每日裡看到自己就唉聲嘆氣,索性借著遊學為名,帶著一個小僮外出遊山玩水散心去瞭。一路上賞山玩水,閑時吟吟風月之詩,倒也愜意舒心。

              這一天在楚江乘舟而下,兩岸風景如潑墨畫卷般壯麗難言,丁仕真正在贊嘆不已,忽然有幾十隻猿猴隨著崖壁攀緣而下跳到船頭。船上的船工大聲呼喝驅趕,那群猴子卻毫不畏人,跑到船艙裡東翻西找,接著一個個擔囊負篋登崖而去,竟大有把船上洗劫一空的意思。眾人正在束手無策,又見四隻老猿抬著一頂山藤編成的小轎跑進船艙,橫拉硬拽,把丁仕真生生地捺入轎中,抬上瞭絕壁。

              丁仕真在轎中隻聽船中眾人的呼叫之聲瞬息遠去,身側的懸崖如刀鋒般削過,嚇得一動也不敢動。也不知過瞭多久,轎子才在一處洞府門口停下,那些猿猴拉拉扯扯地把他拖入洞中。

              隻見一個相貌清奇的老翁正在洞中的石凳上打坐。見丁仕真進來,向他溫言道:賢侄莫怕,你可是丁慶雲之子?丁仕真點頭稱是。老翁道:老夫姓袁,與你父昔年乃是好友,十八年前贅於此地。因為小女年已及笄,此地卻沒有可以匹配的良偶,幸好故人之子來此,所以才把你請瞭上來,希望你不要嫌棄她。說著指一指旁邊的人道,這是你的嶽母。

              丁仕真定睛一看,見她身上雖然也像模像樣地穿著綢衣羅裙,但凹睛凸唇,分明是一隻母猿,不由叫苦不迭,心想:母親是這樣,那女兒的模樣可想而知瞭。可是看看身邊的那群猿猴呼嘯跳躍,表情猙獰,若不答應,隻怕這群獸類立刻會對自己不利,所以戰戰兢兢地站在那裡,什麼也不敢說。

              老翁見丁仕真低頭不語,一揮手,猿猴們牽著丁仕真便往石洞深處而去。走到內室,隻見一個女子垂首坐在石床上,頭上蓋著一塊紅巾,看身形倒也苗條勻稱。丁仕真大著膽子揭開紅巾一看,隻見紅巾下滿是濃密毛團,簡直是人面不知何處尋。他心想:拼著不要性命,也不能和這樣的怪物成親。見那袁氏眼神灼灼地望著自己,也不顧自己身在險地,當即負氣道:等你毛脫落光瞭,我們才能做夫妻。說完,倒頭和衣而臥。

              第二天醒來,身邊的袁氏已經不知去向。丁仕真正尋思如何才能脫身回去,就聽到洞外群猿鼓噪叫嘯。丁仕真悄悄走到洞外一看,原來是袁氏不知怎麼跳到深澗中去瞭,被打撈上來的時候已經氣息奄奄。看她和猿猴們比畫的手勢,大概是自慚其醜所以憤而自盡的意思。丁仕真見她傷心流淚的樣子倒可憐她起來,心想:她生來便是人父猿母,所以樣子醜怪,那實在也不是她的錯。不由走過去握住她的毛手,輕輕搖瞭一搖。

              袁氏本來一心求死,現在見丁仕真對她示好,眼中露出驚喜的神采,對著丁仕真微微一笑,嘴唇掀處,露出來的牙齒如一顆顆珍珠般潔白晶瑩。丁仕真心中一動,覺得她似乎也不怎麼醜瞭。

              把袁氏抬回洞中,丁仕真替她蓋上厚被,想自己一個大活人,絕無可能與獸類成婚,但不管怎樣,總不能看著她就此死去,怕她想不開再去尋死,便陪守在旁。

              這一陪便是一整夜,到天快亮的時候丁仕真支持不住瞌睡起來。忽聽袁氏在床上輕輕呻吟,丁仕真忙過去探視,隻見滿床滿枕都堆積著如絲般細密的毛發,再看枕上,一張白皙如玉的芙蓉粉面,秀雅絕倫。一時間看得丁仕真目瞪口呆,不知是夢是真。良久,才聽袁氏用低不可聞的聲音道:現在,大概我能配得上公子瞭。

              丁仕真想不到她竟會開口說話,更是喜不自禁,一追問,原來袁氏自幼跟隨父親學習,不但會說話,而且熟讀詩文。那天被丁仕真斥責後,一時氣憤,投澗自盡。昨天半夜隻覺渾身痛癢,幾遍抓撓下來,毛發竟然應手而落。

              丁仕真忙帶著她去見袁公,袁公似乎早有前知,毫無吃驚的樣子,微笑道:既然已經得配夫妻,那此地不宜久留,速速回傢去吧。又對袁氏叮囑道:你也該去見一見公婆,以後不必再回來瞭。說完命那些猿猴們用兩乘小轎把他們抬回船上。

              船上的人正為丁仕真被猿猴擄去急得團團轉,有主張報官的,有主張找當地獵戶上山搜索的,現在見丁仕真回來,隨身還帶著一位美麗的少女,忙上前圍住他紛紛詢問。丁仕真因為事情太過古怪,怕說出去對袁氏不利,所以詭稱自己為山中獵戶所救,因為感念他的恩德,所以娶瞭獵戶的女兒為妻。接著便另雇瞭一條船,回傢去瞭。

              回到傢中,把經過向父母一稟,丁氏二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說不出話來。丁仕真見父母面色古怪,還以為他們不能接受袁氏。誰知一追問,才知道原來自己生下來就有娶獸為妻的推命。看來自己和袁氏真的是上天註定的姻緣瞭。

              丁氏二老本來隻是拗不過兒子才認下瞭這門親,不過日子久瞭,見袁氏不但容貌秀麗與人無異,更兼性情柔順,十分討人喜歡,也就漸漸喜歡上瞭這個兒媳婦。

              後來袁氏想念父母,幾次求丁仕真派人去探視,但好不容易爬上峭壁危崖,卻隻見雲封洞窟無跡可尋。

              也許袁翁本來就是成仙得道的高人,隻不過為瞭小女兒的婚事才偶然顯跡於人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