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vbiig'><strong id='vbiig'></strong><small id='vbiig'></small><button id='vbiig'></button><li id='vbiig'><noscript id='vbiig'><big id='vbiig'></big><dt id='vbiig'></dt></noscript></li></tr><ol id='vbiig'><table id='vbiig'><blockquote id='vbiig'><tbody id='vbii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biig'></u><kbd id='vbiig'><kbd id='vbiig'></kbd></kbd>
      <i id='vbiig'></i>
    1. <fieldset id='vbiig'></fieldset>

      <acronym id='vbiig'><em id='vbiig'></em><td id='vbiig'><div id='vbiig'></div></td></acronym><address id='vbiig'><big id='vbiig'><big id='vbiig'></big><legend id='vbiig'></legend></big></address>

    2. <span id='vbiig'></span>

      <code id='vbiig'><strong id='vbiig'></strong></code>
      <i id='vbiig'><div id='vbiig'><ins id='vbiig'></ins></div></i>

        <dl id='vbiig'></dl>
        <ins id='vbiig'></ins>

            欲望銅環

            • 时间:
            • 浏览:6

              繁華的大街上高樓聳立,車流穿梭不息。幾傢面包房的香味彌漫瞭整條街。

              寒冬臘月的早晨,天上正飄著鵝毛大雪,寒風凜冽,行人不由裹住衣領,匆匆而過,五光十色的著裝令人眼花繚亂,皮鞋踏過路面的“嘎嘎”聲仿佛一枚枚硬幣扔進搪瓷碗裡般悅耳。

              “行行好吧……”突然,角落裡傳來一聲聲微弱的乞討。一位老婆婆蜷縮於此,衣衫單薄破舊,頭發花白,滿臉佈滿皺紋,幹枯的雙手掂著一隻破瓷碗,口裡不停地叨念著什麼,渾濁的雙眼死死盯著過往的人群,充滿期盼與哀怨。

              一批又一批的人群翩翩而過,沒有人願意停下腳來看她一眼,更何況施舍。

              “哐當”有人朝瓷碗裡投瞭一枚硬幣。約翰雙手插進口袋裡,指間似乎碰到什麼,又“哐當”一聲扔進一枚硬幣,正欲離開。老婆婆突然開口道:“年輕人,好人做到底,我餓瞭,你能幫我買塊面包嗎?”老婆婆說著拿起瓷碗裡的一枚硬幣。

              約翰點瞭點頭,接過老婆婆手中的硬幣,迅速穿過馬路,拐進瞭一傢面包房。幾分鐘後,約翰把香甜的面包小心翼翼地交給瞭老婆婆。老婆婆微笑著說道:“我很想再喝杯牛奶。”接著又拿起瞭瓷碗裡的另一枚硬幣。

              約翰看瞭看手表,焦急道:“對不起,我上班快遲到瞭。”老婆婆立刻顯得很失望:“我真的很久沒喝過牛奶瞭!”約翰再次看瞭看手表,立刻接過硬幣,飛奔到一個早點攤子買瞭兩瓶牛奶。老婆婆的臉上再次露出瞭微笑。

              突然,一陣寒風卷著雪花襲來,老婆婆打瞭個寒顫,呻吟著說:“好冷啊。”

              約翰看瞭看老婆婆單薄的衣裳,於心不忍,於是脫下自己的披風搭在老婆婆肩上,然後又把自己的帽子和圍巾給老婆婆戴好,關心道:“老婆婆,我要上班去瞭。”

              “等等,年輕人,你心地善良,一定有好報。我脖子上有個銅項圈,如果你不嫌棄,現在送給你,它能實現你的一切願望。我老瞭,用不上瞭,年輕人,好好珍惜它。”老婆婆說著摘下銅環套在瞭約翰的脖子上。

              約翰來不及細看,說瞭聲謝謝,便頂著風雪一路狂奔到辦公大樓,可還是遲到瞭十來分鐘。辦公室的人全在開會,約翰冒失地闖瞭進來,立刻引起全場哄笑。他尷尬地低下頭,隻見自己衣衫不整,頭發凌亂,滿身雪花,脖子上還套瞭一個粗劣的銅項圈。

              約翰剛要解釋,老板起身道:“混球,你被解雇瞭。從現在開始你自由瞭,收拾你的東西走人。”

              約翰朝自己的辦公桌望瞭望,原來已經有人頂替瞭自己的位置,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老板的侄子,可誰都清楚老板的侄子什麼也不懂。

              老板借故解雇自己,約翰啞巴吃黃連,心裡又氣又恨,更可惡的是同事們,相處幾年,不僅沒有一個人為他求情,還大肆嘲笑譏諷。想到此,約翰二話沒說,奪門而出,獨自失神落魄地遊蕩在冰冷的大街上,眼淚就快落下來。

              馬路上風雪正急。約翰顧不上寒冷,四處徘徊,此刻,他一心隻想著怎麼向妻子交代。因為就在幾天前,他曾信誓旦旦地說等這個月發瞭薪水,買個戒指送給她。可如今自己連工作都沒有瞭,怎麼去實現自己的諾言。再說這年頭,想再找一份像樣的工作可非易事。

              約翰沮喪得像一個無傢可歸的流浪漢,一直漫無邊際地遊蕩到傍晚時分。遠處已經升起裊裊炊煙,傢的溫暖突然令他倍感寒冷,約翰提瞭提衣領,準備回傢,突然他的雙手無意中碰到瞭那個銅項圈,由於心情沉重,他一直忘記瞭它的存在。此刻老婆婆的話仿佛又在耳邊響起:“……它能實現你的一切願望……”

              約翰無奈地搖瞭搖頭,正是這個銅項圈給他帶來無限黴運,他覺得老婆婆的話純屬玩笑,滑稽到瞭極點,為瞭打趣自己,他還是抱著逗樂的心態,苦笑著對銅環許瞭個願:我要一件披風、一頂帽子和一條圍巾。

              就在這一剎那,奇跡發生瞭,他身上不知道何時已經悄無聲息地多瞭一件披風、一頂帽子和一條圍巾,而且和他意想中的一模一樣。約翰無比激動,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心怦怦亂跳:“多麼神奇的銅環,原來老婆婆說的是真的。”他小心翼翼地摘下銅環,深情地撫摸著,如獲至寶。接著他又戴上銅環,輕輕許瞭個願。一個精美的戒指就像變把戲一樣立馬出現在他掌中。約翰再次驗證瞭銅環的威力,興奮得差點兒喘不過氣來,他死死握著戒指,急速往傢走去,一路上,他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就像夢一樣。

              回傢後,約翰把自己的遭遇和妻子一說,妻子根本不相信,約翰立刻對銅環輕輕許瞭個願。一頓豐盛的晚餐瞬間擺在瞭桌上。眼前的事實讓妻子不得不信。兩人借此慶祝一番,喜極而泣。多年辛酸的生活,地位低下等等壓得夫妻二人喘不過氣來,如今有瞭這個銅環,他們可以揚眉吐氣瞭。

              “我要一條連衣裙!”約翰的妻子說道。約翰笑著摸瞭摸脖子上的銅環道:“沒問題,讓它來滿足你的願望吧。”頃刻間,妻子得到瞭一條非常美麗的連衣裙。“我還要一雙紅皮鞋,一個手提包……”約翰憑借銅環讓妻子實現瞭願望。約翰的妻子想瞭想,又說:“廚房的油煙機壞瞭很久瞭,拖把也該換個新的,客廳的沙發被老鼠咬瞭幾個洞,上個月的電話費還沒交,洗發水也快沒瞭,還有孩子的新書包……”

              一夜之間,約翰如同暴發戶,傢財萬貫,生活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二天,各大報紙、電臺、電視的新聞頭版鋪天蓋地報道:約翰就職公司的老板無故虧損,負債破產,所有在職員工全部下崗……

              這一切看似平常自然,然而隻有約翰心裡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坐在電視機前手舞足蹈,心中的積怨一掃而空。此刻,他隻想摘下銅項圈親撫慶賀,卻發現銅環一夜之間竟然縮小瞭很多,再也摘不下來瞭,就像一個拙劣的裝飾品掛在脖子上,而且上面出現點點銅綠,透出一股淡淡的銅臭味。

              約翰隱約感覺到:當願望變成欲望時,銅環就會隨著欲望的不斷實現而逐漸縮小,隻是當時他沒太在意。

              此刻,約翰似乎也看到瞭事態的嚴重性,收起瞭貪婪的野心。夫妻倆從此衣食無憂地過上瞭大半年。然而,半年後世俗的欲望再次燃起約翰貪婪的野心。約翰變瞭,徹底變瞭。

              盡管每許願一次,銅環就會縮小一次,然而約翰並沒有從此罷手,反而變本加厲,欲望越來越大,一發不可收拾。銅環在一次次醜惡、墮落、貪婪的驅使下,逐漸縮小,已經緊緊套在瞭約翰的脖子上,而且已經佈滿銅臭,散發出一陣陣難聞的怪味……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約翰到郊外遛狗,迎面走來一個小女孩。小女孩五六歲的樣子,天真可愛,她指著約翰脖子上的銅項圈好奇地問:“大叔叔,你脖子上戴的是什麼東西呀?好醜好臭呀!”說著捂著鼻子,發出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跑開瞭,還時不時地回過頭來張望。

              都說童言無忌,可約翰的眼裡卻容不下一粒沙子。強烈的自尊心深深刺到他的內心,他強忍滿腔怒火,摸瞭摸銅環,默默地許瞭一個願。

              就在他轉身回頭觀望的那一刻,小女孩銀鈴般的笑聲突然停止瞭,而且重重摔瞭一跤,約翰把她變成啞巴和瞎子瞭。緊接著隻聽得“撲通”一聲,小女孩不小心掉進瞭一條小河裡……約翰視若無睹,釋懷冷笑。

              然而,約翰笑瞭幾聲就再也笑不出來瞭,銅環已經死死卡在瞭他的脖子上,他幹咳瞭幾聲,呼吸十分困難,嘶啞著給妻子打瞭個求救電話。

              約翰呼吸極其困難,他被送到瞭醫院急救中心。醫護人員馬上給他輸氧,打算切割銅環。約翰死死護住銅環,生怕醫護人員損壞他的寶貝。醫護人員厲聲道:“你要命還是要這個項圈?”約翰這才無奈地松開雙手。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這不是一個普通的銅環,醫生用盡辦法都無法切開這個銅環。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約翰逐漸面色發黑,昏迷過去。約翰的妻子在一旁哭得死去活來。約翰也在這生命的最後一刻深深懺悔著自己的所作所為。死亡正向他招手,他多麼希望這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他願意放棄所有。隻是現在什麼都為時已晚。約翰知道報應終於來瞭。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哭聲。昏迷的約翰在雜亂的哭聲中聽出瞭一點端倪。原來有個孕婦難產,好不容易轉到這傢大醫院,由於中途驚嚇顛簸,筋疲力盡又失血過多,孕婦已經暈死過去,孩子又卡在半中央,眼看母子難保,醫生已經讓他們簽下免責合同,護送的親人因此大聲痛哭。

              那哭聲一聲聲把沉睡的約翰喚醒,他艱難地躺在手術臺上,突然想起老婆婆的話來:……好好珍惜它……於是,他緩緩地移動雙手,輕輕落在瞭銅環上,也就在這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摸著銅環喃喃自語,默默許下瞭最後一個願望,他靜靜地等待著銅環深深嵌在他的脖子上,然後撒手人間。

              “快來看,孕婦醒瞭,醒瞭。加油、加油啊,用力……”走廊裡傳來接生員的歡呼聲,一會兒,“哇”的一聲嬰啼打破瞭沉寂的氣氛。“生瞭,啊,生瞭,還是個大胖小子。”所有人都歡呼起來,化悲為喜。可是永遠沒有人知道這沉重的代價將由約翰一個人來默默承擔。

              然而,又一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隨著嬰兒的哭聲,死死卡在約翰脖子上的銅環也“咔”的一聲不鋸自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