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575hg'><strong id='575hg'></strong></code>
  • <tr id='575hg'><strong id='575hg'></strong><small id='575hg'></small><button id='575hg'></button><li id='575hg'><noscript id='575hg'><big id='575hg'></big><dt id='575hg'></dt></noscript></li></tr><ol id='575hg'><table id='575hg'><blockquote id='575hg'><tbody id='575h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75hg'></u><kbd id='575hg'><kbd id='575hg'></kbd></kbd>
  • <fieldset id='575hg'></fieldset>
          <i id='575hg'><div id='575hg'><ins id='575hg'></ins></div></i>

        1. <ins id='575hg'></ins>

          <span id='575hg'></span>

          <i id='575hg'></i>
          <acronym id='575hg'><em id='575hg'></em><td id='575hg'><div id='575hg'></div></td></acronym><address id='575hg'><big id='575hg'><big id='575hg'></big><legend id='575hg'></legend></big></address>
          <dl id='575hg'></dl>

            清明

            • 时间:
            • 浏览:6

              多年以後,清明那天,將軍來到山村。

              他要祭奠滿子。

              兩個兵將滿子送回來。回來時,滿子早已死去。他的身體甚至已經變臭,然而他的臉,卻被兩個兵清洗得幹幹凈凈。陪同滿子一起回來的還有一點兒錢,不多,卻足以令滿子的父親和滿子的女人,挺過那段最難捱的日子。

              兵隻待瞭一會兒,便匆匆趕回戰場。戰場需要士兵,盡管等待他們的,可能也是死亡。

              滿子是戰死的,兵這樣說。他們趴在戰壕裡,一顆手榴彈近在咫尺地炸開。滿子喊一聲“我的娘啊”,就死瞭。滿子的娘早就死瞭,滿子當兵以前就死瞭。她是餓死的。死去以前,她像啃蘿卜一樣啃掉瞭自己的五根手指。滿子將娘下葬,頭也沒回,當瞭兵。當兵會被打死,炸死,熏死,嚇死,可是當兵不會餓死。哪一種死法都比餓死好一千倍一萬倍。滿子認為世界上最痛苦最恐怖的死法,就是餓死。

              可是一段時間以後,有關滿子的死因不斷傳回村子。一種說法是,滿子是自殺而死。大戰在即,滿子讓自己吃飽,然後偷偷躲進一間屋子,拉響瞭手榴彈。他寧願將自己炸死也不敢面對敵人,他恐懼到瞭極點。那個夜裡,也許他認為,就算餓死,也比端著步槍躍出戰壕幸福得多。

              另一種說法是,滿子在他參加的第一次投彈訓練中,怎麼也扔不掉手裡的手榴彈。手榴彈冒出白煙,滿子五官猙獰,五指抽筋。他做出至少八次投彈姿勢,他甚至將自己投出去,可是手榴彈仍被他緊緊攥在手裡。手榴彈終於炸開,就像撕開一朵燦爛的煙花,他喊一聲“我的娘啊”,血流如註。

              當然還有更多傳聞:他偷瞭手榴彈去河邊炸魚,一片三角形的彈片準確地切開他的脖子;夢裡的他將手榴彈當成香噴噴的油條,他的嘴角飄著引線,臉上掛著貪婪的笑:他偷瞭老鄉的核桃,然後用手榴彈猛砸堅硬的核桃殼,手榴彈就響瞭;他聚精會神地端著滿滿。_碗稀飯,不小心摔瞭一跤,手榴彈就響瞭……每一種說法都與吃有關,每一種說法都與手榴彈有關,每一種說法都與戰場和殺敵無關。每一種說法,都能夠準確地命中他被炸爛的身體和完好無損的臉。

              戰爭過去多年。現在,將軍來到村子,他要祭奠滿子。

              他坐在小小的院落裡,面前坐著滿子的老爹,稍遠處,滿子的女人輕輕撫摸著一條狗。狗已經很老,它活瞭整整十五年。滿子娘被餓死,狗卻沒有。狗是滿子從街邊揀來的,狗活到三歲以前,從沒有見過真正的糧食。

              滿子他,到底怎麼死的?老爹問將軍。

              將軍摸出煙,遞一根給老爹。老爹搓搓手,笑著,不去接。

              有人說他用手榴彈砸核桃,轟一聲響……有人說他從腰裡往外拔手榴彈,卻隻拔出一條引線……他到底怎麼死的?

              將軍摸出一沓錢,遞給老爹。老爹搓搓手,終於接下,卻擎著,不敢揣進口袋。

              到底怎麼死的?他擎著那沓錢,問將軍。

              當然是戰死的。將軍說,夜裡陣地遭到襲擊,一顆手榴彈甩進我們的戰壕……

              將軍瞅一眼不遠處滿子的女人。女人漫不經心地撫摸著那條狗,眼睛卻忽然一閃。

              將軍起身。我得去看看滿子,他說。

              山野蕭瑟。雖是清明,綠意卻並未泛出。墳頭上掙紮出幾蓬灰色的野草,風吹來,草葉嗚嗚地響。細聽,草葉間分明傳出槍炮聲,爆炸聲,呻吟聲,慘叫聲……

              將軍跪到墳前,將那些雜草拔得一幹二凈。一根棘刺劃傷他的手指,他將手指舉到眼前,淒然一笑。

              將軍站起來。身後,女人扶著老爹。狗趴伏近前,嗚嗚咽咽,淚光閃爍。

              能不能,讓我和滿子單獨待一會兒?將軍說。

              女人和老爹便轉身離開。他們為將軍留下一摞黃紙錢,他們已經好多年沒有來過滿子的墳頭瞭。沒臉來啊,老爹說,他沒有參加過一場戰鬥,他用手榴彈砸核桃……

              他是戰死的。將軍說,滿子是好樣的。

              將軍點燃黃紙,青煙裊裊。將軍再一次深深跪下,沖墳頭連磕三個響頭。

              大戰在即,你怕,我也怕。將軍說,我隻想把你關一會兒,隻想當我放你出來時,你不再怕。可是滿子,我隻知道下掉你的槍,我哪知道你還藏瞭手榴彈啊!

              將軍咬緊牙關,一滴眼淚砸進黃土。將軍掏出手槍,對準右手手腕。將軍說,滿子,還你一隻手,兩清瞭吧。

              槍響。山野蕭瑟。山野浩蕩。